潜龙在渊。

佛剑:“邪兵卫已经侵袭吾之佛性。”
圣踪:“你倒是十分宁定。”
佛剑:“该担心的是剑子。”
     这段对话,意味太深了。佛剑深知他已成大患,早置生死于身外以求卫道,而“身死”则指定由剑子来施行,恐怕一是认定剑子的修为才能够用佛牒杀死佛剑,二更在比起旁人,佛剑更愿意死在剑子手里。
    只有剑子最不愿佛剑死去,却只有剑子能够真正狠心杀死佛剑。
    大局,天下,苍生,未来,慈悲,都在他们两人心中,这是他们的默契。梵刹伽蓝在时他陪佛剑共走拯救灭绝希望的未来的逆天之途,那是佛者的共鸣;但此时的舍生取义,是他与剑子日久天长的默契与友谊,托付与信任。
    佛道虽有别,但剑子与佛剑,一直并肩走在同一条道上。龙宿虽行于偏锋,也殊途同归。
   盖乎此共道未必是救世福生之道,乃是风采所致,神采同一。
   是他们共有的傲骨,风度,气概,是三先天为人称道艳羡百年万年的情谊。

龙城圣影17。
  

不得不感叹北辰元凰这个角色塑造得确实很好,甚至感到令人拍案叫绝;邀素还真魔龙祭天齐至皇宫,一边给魔龙祭天以发兵横扫琉璃仙境的假象授意,一来诱导出他的隐藏势力一网打尽,二来施琉璃仙境以至于中原于最表象的恩情。
     最值得肯定的就是这份恩情。本是他授意魔龙祭天举兵,然而却没有对魔龙祭天有明确如“攻打琉璃仙境”的指令,不落话柄,只借用魔龙祭天本就有的对中原的忌惮与仇恨。琉璃仙境的险境可以说由他一手策划,所以连带这份所谓恩情也是他一手策划。但同为善智者的素还真对这一局无奈何,或者也希望借此达成他想要的局面,或者他知道即使此局不着,北辰元凰也会另造他局来达成目的,这局的目的和影响是北辰皇朝与中原武林总会且必须面对的僵局,而又对于中原武林没有明显的影响与劣势,何乐而不为呢?至于魔龙祭天,更是被狠狠摆了一道,全凭老谋深算的戒心得以留得性命,哈。
  再就是铁十三和屈伯伯的对话,关于北辰元凰其人。他是一个好皇,有其位该有的心计与果决,但他还是年少,没有岁月里得来的沉稳与沧桑,也因为自己的血统存疑,而在心里更填狠戾以为心防,以至于行事多了分绝决。不留情面,是他不敢留,登基之时一度的担惊受怕,也让他对“情”字有失望,故而又因为自己的失望,不信任这个东西,进而轻视这个东西——这就是我理出来的东西了,北辰元凰或许稍善于利用人心欲望,而立于揣度局势控制局面,但他也因为仍是尚年少,不懂得“情”字的多面性和它能延伸出的无限可能,小凤仙就是其中之一,小凤仙一心杀他不假,但他确实没料到小凤仙会孤注一掷地去行刺他——他担心小凤仙威胁他的皇位,小凤仙却只想为蝶姨和义弟报仇,令死者安息。
    情可用其恶得者,以利驱人而最终成己,亦可用其善者,成人而成己,二者皆不易,皆学问精妙。而北辰元凰以至诸多去他者,只知其一矣。